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集體所有制企業廠長私設小金庫90萬元購買服裝名表内容

集體所有制企業廠長私設小金庫90萬元購買服裝名表

2019-07-27 09:07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原標題:集體所有制企業廠長私設小金庫90萬元 購買服裝名表

  保險箱裡的“秘密”

集體所有制企業廠長私設小金庫90萬元購買服裝名表

  海澱區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在商討案情。叢穎 攝

  有這樣一名集體所有制企業的廠長,他私設小金庫90萬元,除用於違規發放獎金外,還給自己買了一塊價值7萬元的勞力士牌手表和價值1.6萬元的名牌風衣,又支取近6萬元購買帝舵牌手表“收買”單位會計張瑞雪和出納陳春艷……他,就是北京市海澱區機電設備廠原廠長武二利。

  近日,北京市海澱區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給予武二利開除黨籍處分。

  私藏8萬元 牽出小金庫

  海澱區機電設備廠隸屬於海澱區工業公司,是一家集體所有制企業。機電設備廠於1996年10月正式停產,停產后的主營業務為房屋出租。2003年12月,海澱區工業公司任命武二利為海澱區機電設備廠廠長,並兼任法定代表人,至2012年7月退休。

  2018年1月,海澱區機電設備廠辦公室搬遷,退休職工郝培民曾使用過的保險櫃需要處理,但裡面有個小抽屜打不開,廠裡就找人把保險櫃小抽屜撬開了,結果發現裡面有8萬多元現金和一些單據。

  機電設備廠有關領導迅速將此情況逐級上報,海澱區紀委監委高度重視,責成第六紀檢監察室對此案進行審查。

  經審查,2004年,時任廠長的武二利安排當時負責后勤工作的職工郝培民收取廠裡相關租戶的水電費。第一次收完水電費后郝培民向武二利請示該錢款如何處理,武二利示意該錢款由郝培民自行保管,不交財務。

  “從2004年至2011年,我收取的水電費及另行變賣廠裡廢舊設備獲得的收入均未上交財務,而是由我自行保管,以上錢款共計約90萬元。”郝培民在接受審查時交代說。

  武二利授意郝培民收入不入賬,那麼他用這筆“賬外款”干了什麼呢?

  “2005年1月7日,武二利從我這兒支取水電費10萬元、賣廢品費2萬元﹔2007年1月20日支取水電費7萬元﹔2008年1月26日支取水電費9萬元。總共從我這裡支取了28萬元。”郝培民保存了武二利的簽字收據。

  “這28萬元,我全部用於給廠裡的在崗職工發放獎金。”武二利在接受審查時說,並提供了相關支出憑証。

  90萬元,花去了28萬元,還有60余萬元在哪呢?

  進一步審查顯示,2011年初,武二利要求郝培民將其保管的水電費全部交給財務。郝培民遂將水電費52萬元現金交至財務室。另外,郝培民在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截留8萬多元水電費,一直存放於辦公室保險櫃內,保險櫃鑰匙由他本人保管,到2016年其退休后仍未交接。

  “當時想著自己負責后勤工作,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留下這8萬多元錢,用於日常的后勤花銷比較方便。”郝培民交代了當時的想法。

  有錢就“任性” 揮霍很隨意

  郝培民將52萬元水電費交給財務室,財務室是怎麼處理的呢?

  “2011年1月的一天,武二利來到財務室,我和會計張瑞雪都在。武廠長對我說,讓郝培民把2008年、2009年、2010年的水電費交給我,這筆費用不要入財務賬,錢由我保管,由張瑞雪監管。2011年以后收取的水電費都得走賬。”陳春艷告訴審查人員。

  “第二天,郝培民到財務室交來現金52萬元,我把這52萬元放到財務室保險櫃底層。”陳春艷繼續交代說。

  “沒過幾天,武二利先后兩次來到財務室,第一次拿走20萬元,第二次拿走10萬元。”張瑞雪回憶說。

  據武二利本人交代,他拿走的30萬元,其中3萬多元用於日常公務接待等花費,並提供了相關支出憑証和票據,剩下26萬多元用於給廠裡在崗職工和他本人發放獎金。這26萬多元中,有6萬元發給了張瑞雪和陳春艷,每人3萬元。

  經進一步審查了解,武二利給張瑞雪和陳春艷的“好處”,不僅僅是這些獎金。

  2011年8月17日,武二利帶上張瑞雪和陳春艷去北京某商城黃金櫃台給工業公司副總經理張某某(2012年5月因肺癌過世)購買了價值8959.85元的金擺件作為生日禮物﹔花15141.36元給武二利買了“一帆風順”金船擺件,后來武二利將此金擺件也送給了副總經理張某某﹔花6586.05元和6454.95元分別給張瑞雪和陳春艷各買了一條黃金手鏈。

  2011年9月2日,臨近中秋節,武二利帶上張瑞雪和陳春艷去北京某大廈購物,商量每人買一塊手表。武二利買了一塊勞力士手表,花費70448元﹔張瑞雪買了一塊帝舵女表,花費24904元﹔陳春艷買了一塊帝舵男表,花費30712元,總共消費126064元。

推荐阅读: